当前位置:首页 > 善行义举榜 >

最美基层民政人——雷淑芝:宝贝们的妈妈

编辑日期:2017-07-14 16:07:00  作者:  

      多少载匆匆岁月,如白驹过隙,她却日复一日守护在一群折翼天使身边,用爱心和善良浇灌出充满希望与未来的天堂,温柔、善良、心细是她在旁人心中的代名词。  
  多少载日落东升,留隽永记忆,她却在同龄人流连于商场的时候,用看似平凡却难得的坚守陪伴在身患残疾的孩子身边,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是她撬动爱心世界的支点。
  她是雷淑芝,是一个自1998年毕业便将20载青葱岁月留在辽宁省朝阳市社会福利院的“妈妈”。她是护理员,是一个将宝贵的青春全部献给最需要呵护的孩子们的天使;她是镜子,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坚守与平淡,我们感受到了执着与信念,我们体会到了真挚与大爱。
  “妈妈”从18岁做起
  1998年,刚刚毕业的18岁雷淑芝被录用到朝阳市社会福利院儿童部任护理员,负责养护那些被亲生父母遗弃、肢体或智力有严重生理缺陷而且很难治愈的孤残儿。对普通女孩来说,还需要父母呵护的年龄,雷淑芝却要开始担负起喂养、照顾一个个罕见孤残儿的重任,一干就是近20年。
  雷淑芝喜欢小孩子。但刚开始,她看到那些小小软软的身体,竟不敢动他们。工作上的一肚子的委屈,让她打过退堂鼓,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。但日久天长,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份特殊的工作。给他们喂奶、喂饭、喂水、擦屎、换尿布,都成为习以为常的事,而且,这也成为雷淑芝多年来每天都重复多次的工作。平淡的坚守,是最令人动容的坚毅。
  2005年,福利院儿童部先后收养了3名患先天性肛门闭锁的弃婴,在送他们去沈阳做肛门再造手术时,院里领导考虑到雷淑芝刚刚结婚不久,便没有安排她陪同护理。但她知道后,主动提出护理要求,因为她放心不下做那样大手术的孩子们。在沈阳护理的11天时间里,她每天只睡2个多小时,不停地帮患儿做消毒、扩肛锻炼等工作。看到几个月大的孩子被病痛折磨得又哭又闹时,雷淑芝急得恨不能多长几只手。直到孩子们脱离危险期,11天里累得瘦了一圈的她才返回朝阳,但又不顾同事们的反对,拖着疲惫的身躯准时来到护理岗位,因为10多天没和这些孩子在一起了,她心里感到空荡荡的。
  曾有人问她:是什么让你一干就是20年?“这些孩子一来到人世间就带有各种各样的生理缺陷,而亲生父母又像扔东西一样将他们抛弃,已经很不幸了。我有责任养护照顾他们,让他们和正常孩子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。”她的回答,简单质朴;她的行动,铿锵有力。她将自己浓浓的化不开的爱、重重的放不下的情,化为与孩子们的不解之缘,为可爱的孩子们描绘出妈妈的臂弯,描绘出温暖的港湾。
  特殊的亲情特殊的“妈妈”
  在福利院生活的孤残孩子们是幸福的,他们从未被社会抛弃,他们的衣食冷暖让这里的工作人员时刻挂念,更是牵动着“妈妈”的心。每天早上雷淑芝总是很早来到单位,以饱满的热情投入一天繁忙的工作。上班临出家门前,雷淑芝经常会带上一些糖果、AD钙奶、各类水果等,来到班上一一分发给孩子们,给他们增加营养。为了让孩子们过上属于自己的快乐的儿童节,每逢“六·一”,她都要花去近半个月工资,为孩子们购买服装、玩具以及生日蛋糕。2013年中秋前夕,雷淑芝又花钱为孩子们购买了服装等生活用品,还专门来到商场,为在沈阳读书的盲童范花返校精心挑选了一件崭新的衣物。但其实,雷淑芝和爱人的每月工资收入还不到2000元,可每年她为孩子们的花费都要几千元。微薄的收入,窘迫的现状,终抵不过那份沉甸甸的爱与关怀。
  因为这种特殊的亲情,雷淑芝在参加工作的多年时间里,经常加班加点,照顾护理那些新生儿、病残儿,几乎没有休上一个完整的双休日。她总是说:“我实在是舍不下这些孩子,因为我就是这些孩子的妈妈。”一句简单的口头禅,却彰显了多少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无疆大爱。
  一声“妈妈”化入心田
  让孩子回归家庭、回归社会是福利院职工的共同愿望。每当看到哪个孩子被爱心家庭领养了,雷淑芝总是很高兴。虽然也舍不得,但能看到孩子们被具有爱心、经济条件也不错的人士领养,她总会很欣慰:毕竟,孩子们有个家了。闲来之时,“雷妈妈”也经常在工作之余去看望孩子们,那份浓浓的亲情怎么也割不断,丝丝入扣,留在心田。
  2004年“三·八”妇女节,福利院女工部组织全院女职工开展了“把残儿抱回家,做爱心妈妈”活动。每逢双休日,许多孤残儿童都被“爱心妈妈”领回家,感受家的氛围,尽享家庭的欢乐,让他们也能过上和普通孩子一样的生活。而患有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浩楠(化名),却始终没有人领他回家。每当其他孩子被接走时,小浩楠就躲在一边偷偷掉泪。雷淑芝发现后,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当天下班后,她就把小浩楠领回了家,为他做了可口的饭菜,第二天还带他游公园、逛商场,为他置换了一身新衣。小浩楠高兴了:“雷姨,是不是过年了?为啥给我包饺子、买新衣?”雷淑芝说:“雷姨喜欢你呗。”小浩楠开心地笑了。
  在福利院儿童部,有一个叫嘉玮(化名)的女孩,因为父母双双去世,加上身材矮小,小嘉玮在2007年被街道社区送到福利院。六、七年过去了,小嘉玮不仅念完了小学、初中课程,2012年9月还如愿地来到辽宁省特殊教育职业学院中专班读书。每次快过春节的时候,想起以前和爸爸、妈妈欢聚一堂,依偎在父母的怀抱中,小嘉玮总有一种失去亲人、情绪低落的感觉。得知这个情况后,2013年春节那天,雷淑芝不仅把小嘉玮带回家过大年,还特意为小嘉玮准备了一身新衣服、多做了几道可口的饭菜。小嘉玮感动地流着眼泪说:“雷阿姨,你要是我妈妈该多好啊。”“雷妈妈”就这样甜甜地应了这个称呼。
  也许有人说像儿童护理员这样的工作没出息,收入不高,工作不够体面,也许有人说像儿童护理员这样的工作太辛苦,但雷淑芝说她热爱这份职业,是爱让她走近了这些孩子,也是爱使她离不开这些孩子。每当看到雷淑芝亲昵地抱着孩子,我们不禁想到了一个温暖的词汇——妈妈。
  一路走来,雷淑芝付出着、收获着,付出的是辛勤的汗水,收获的是真挚的认可。在福利院,依然常常看到她忙碌的身影,或行色匆匆,却带着温暖的微笑,孩子们依然是她的“宝贝”,她依然是宝贝们的“雷妈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