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善行义举榜 >

爱的接力--由孤儿到职工,记南阳市社会福利院王院梅

编辑日期:2017-04-24 15:57:00  作者:  
  在福利院的大家庭里,有这样一个“特殊”的群体,他们自婴幼儿时期就来到了福利院,养在福利院,长在福利院,在外上学后又回到福利院工作,为福利院的发展奉献了自己的青春。我院保育科王院梅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我们的大家庭
 
  见到院梅时,她还穿着工装,挽着裤脚,显然刚从保育室出来。我说院里想把你的事迹写出来,她抿着嘴笑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随后沉默了下来,陷入了漫长的回忆……
 
  打从懵懂记事起,福利院就是我的家,我们的家庭很大,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和“爸爸妈妈”。儿时不懂事,只知妈妈们总在不停干活,我慢慢地长大,读了小学,初中,渐渐懂了事,才知妈妈们的不易,洗尿布、洗衣服、冲奶粉、洗澡,一个小家里两个妈妈却要照顾我们二十多个小淘气。

  我院孩子入学合影(前排右二为王院梅)
 
  初中毕业后,我便不想上学了,我想回院里工作,想帮妈妈们照顾弟弟妹妹。院长伯伯知道了坚决反对,“你还小,应该有更广阔的未来,要学习更多的知识,等毕业了想回来也不迟。”当时正好民政部有一个“大龄孤残儿童圆大学梦”的活动,院里积极为我报名争取了名额。就这样,我来到了北京,选择专业时,我毫不犹豫选择了院里紧缺的的康复专业,我要好好学习回报福利院。

  院梅和她的小伙伴们在学校前合影留念
 
  几年时间过得很快,毕业时我婉拒了老师的挽留,拒绝了一些公司的高薪,只想快点回家,快点回到福利院,我要把学到的先进康复技术和理念教给大家,我要弟弟妹妹们快快康复起来,也为爸爸妈妈们分担一些操劳。
 
  几年间,院里发展迅速,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改善。回来后,我便在院里的“百合花”养育中心工作,照顾孤残儿童的日常起居、康复治疗。“百合花”是我们院里和美国的一个慈善机构合作开展的项目,这里有更先进的养育方法,康复的孩子能够更快的被收养。想到弟弟妹妹们能有一个好归宿,我就觉得回来工作是最明智的选择,所有的辛苦都是有意义的。那一年,我19岁,还是一个孩子,却已经做起了众多孩子的"妈妈"。

  为小孩做康复
 
  上天眷顾,我有了今生最爱的人,他也是院里长大的孩子,院里为我们举办了婚礼,还送给我一套家具作为陪嫁,我终于也有自己真正的家了。很快,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孩,婚后老公回了部队,因为没有公婆父母,照顾孩子的重担全压在了我一个人的肩上。孩子小,夜里总是哭,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。白天还要上班,福利院的小孩更需要我们的照顾,孩子们做康复不能间断,这期间的艰辛是外人想象不到的。
 
  一段时间下来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院里知道了我的情况,院长伯伯拉着我说:“傻孩子,福利院是你永远的家啊,把孩子带来吧”,就这样,我这个特殊的员工带着女儿来上班了。

  陪孩子玩耍
 
  说到这儿,院梅的眼睛里噙着泪水,许是想到了这些年的不易,沉默了一会儿,接着说……
 
  说真的,我很感激福利院,这是给我第二次生命的地方。我不知道我的父母为何把我放在这里,不知道他们是谁,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,小时候耿耿于怀想不通,现在也释然了,福利院才是我永远的家。我看到院里的孩子都那么可怜,他们需要更多的呵护,在他们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自己,正是有这么多爱我疼我的人不辞辛苦不分日夜的付出,才有今天的我。如今我上了大学也有了小孩,深知做妈妈的不易,我要用我的力量帮助这些孩子,我累点不算什么,只要他们好我做什么都值得!

  院梅和她的"孩子"
 
  院梅讲完就匆匆走了,说快到中午了,该给孩子们喂奶了。其实,在福利院,院梅的情况并不是个例。类似的还有小明、东东,他们都在上完学后选择了回到福利院工作,并在这里结婚生子,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。这是一群感恩的好孩子,我想,这就是爱的力量,爱的接力。即便生活的道路上布满荆棘,只要我们都献出一点爱,对孤残儿童多一些关怀,他们就能披荆斩棘,踏出一片希望之路。